丟掉對狀元的棒殺捧殺偏好
  □ 仲鳴(北京 媒體人)
  8年前,劉寧成了家鄉四川涼山某縣的高考理科狀元。可從4年前大學畢業至今,他都沒找到稱心工作,後來沉迷網絡,四處流浪。其父親為此一度失控,在電話中罵他“給整個縣丟臉”,他爾後失蹤。這番經歷經報道後,引髮網民熱議。(2月11日《成都商報》)
  乍看上去,這又是個“傷仲永”的故事,用周星馳臺詞講,就是“人生的大起大落來得太快了”。而前後落差,留給劉寧的,仿佛是“不可拆”的“人艱”。
  狀元成“流浪漢”,這般命運線條讓不少論者藉機鞭撻起“教育積弊”,抑或是“就業公平”等。這看似堂皇,可從事實層面講卻有失偏頗:劉寧之遭遇,帶有個案性,要解剖還需就事論事,而不應偏離主題地上綱上線。
  應該說,劉寧如今或許過得失落,但這不是失敗,更無關“給全縣丟臉”。許多對他的指點或哂笑,本是基於市儈的功利視角與評價體系,認為他考得好、是狀元,就應掛著“成功人士”頭銜衣錦還鄉。這關於“成功”的模板,也吻合他們“學而優則‘富’”的世俗想象。
  在有些人看來,狀元賣豬肉、高材生回鄉種田等,就已是有違常理;更別說是狀元畢業後待業、流浪,自然更不合乎那套成功評估體系。正因如此,劉寧成了他們眼裡的“Loser”,不僅顏面掃地,還“丟了全縣的臉”。之前的過度關註、過高寄望,而今全轉化為“恨鐵不成鋼”的失望。殊不知,“狀元”對應著“好工作”、成績決定前途的想法,在時下正經受著現實就業形勢、多元評價標準和“拼爹”局面等的衝擊。
  當然,無可否認的是,劉寧的跌宕境遇,也有個人因素使然。他幾度嫌工作“不理想”辭職,認為“跟大多數人一樣掙錢養家”很無聊,難逃“仰望星空太久,卻忘了腳踏實地”之虞,或屬認知偏差。從骨感現實,到豐滿理想,從來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放下姿態、從當下做起,終究要比空懷鴻鵠之志,卻企望一步到位要靠譜。
  說到底,“捧殺亦棒殺”,沒必要將“狀元”推上高臺,也無需將其跌到低谷說成“丟臉”。而對劉寧來說,重要的是培育積極心態,知道在低谷“觸底反彈”,而非把臉埋在灰堆里。  (原標題:丟掉對狀元的棒殺捧殺偏好)
創作者介紹

整合負債

xf82xfov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