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MODEL APEC全國總決賽現場。 圖片來源:MODEL APEC官網
  兩個多月之前,22歲的北京小伙祝名當了一把“中國部長”,感受“站在一個經濟體的角度”謀求合作與發展。讓他擁有這個機會的是亞太青年模擬APEC大會
  大會自開辦以來,已吸引了百所高校逾10萬名青年學生參與。通過這一平臺,中國青年看待亞太關係的眼光悄然變化。未來,他們或許能成長為參與亞太地區政策制定的一支重要力量
  法治周末記者 潘琦
  今年11月5日至11日,APEC(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會議周活動將在北京舉行。前來北京參加這一APEC盛會的,除了來自21個經濟體的領導人,還將有來自21個經濟體的青年代表。
  據瞭解,這也將是APEC歷史上第一次將21個經濟體的青年代表齊聚一堂,為領導人非正式會議貢獻青年自己的力量。
  中國傳媒大學英語播音專業大四學生祝名就是這些青年中的一個。
  早在兩個多月之前,這個22歲的北京小伙已經當了一把“中國部長”,並提出了一系列提案。這些提案最終和其他“青年部長”的提案被彙總成文件,並上交至中國APEC高官。
  讓這些二十多歲的青年們當上“部長”的是亞太青年模擬APEC大會,簡稱MODEL APEC。據大會組委會副秘書長郭貝思介紹,自MODEL APEC開辦以來,已吸引了百所高校逾10萬名青年學生參與。
  數萬人中挑42人
  想要參加MODEL APEC全國總決賽,需要從全國數萬名報名者中脫穎而出,成為最終參賽的42人之一。從數萬人到42人,是高校選拔和地區選拔兩輪殘酷淘汰的結果。
  郭貝思告訴法治周末記者,隨著活動的持續開展,MODEL APEC的選拔標準也在進行調整。目前,MODEL APEC的選拔標準更加貼近真實的APEC,由於APEC是經濟合作的平臺,因此,MODEL APEC也要求學生在經濟、國際關係方面有豐富的知識儲備。
  “因為我們希望在青年學生中推廣APEC的理念和知識,讓青年學生對APEC有一個非常全面的瞭解。”郭貝思說,“現在的學生非常看重國際交流項目,他們認為MODEL APEC這樣的平臺能夠帶來更多機會,開拓他們的眼界。”
  祝名直言,自己參加MODEL APEC,很重要的一點是希望通過這樣一個平臺鍛煉自己,而且將來“還可以有更大的平臺、更高的成績去接觸更高層面的人和事”。
  祝名還表示,自己本身就對政治很感興趣,而MODEL APEC正對他的胃口。“我對商業創業沒有興趣,對像這種比賽尤其是涉及到國際關係的活動倒是很有興趣。”祝名說,由於從小耳濡目染,高中時就已經對國際關係有所關註。
  無獨有偶,今年已經是第二次參加MODEL APEC的湖南大學自動化專業大四學生金洋,同樣向記者表達了對這一活動的濃厚興趣。
  “這個活動在我看來是我能參加的最頂尖類型的活動了。”金洋說,“從賽前的組織到會場再到報道,各個方面都顯得非常的專業。”
  如何完成學生到“部長”的轉身
  由於MODEL APEC對於參賽學生的專業不設限制,參賽學生的專業可謂五花八門,有的專業甚至和經濟、國際關係相差十萬八千里。因此,對於很多人來說,做好前期功課是能夠更好的參與到MODEL APEC的關鍵。
  在比賽前的一兩個月,金洋就開始著手對相關背景知識進行瞭解。
  “我在英語口語方面不是很突出,相比一些專業的選手還有些差距,但是我能通過知識儲備來為自己增加一些自信和底氣。”金洋解釋說。此外,由於APEC的很多議題和金洋所學的自動化專業存在巨大的專業跨度,他也會去請教會計學、法學等相關專業的同學。
  金洋告訴法治周末記者,APEC官方網站是他關註的重點。在這裡,不僅有APEC的議事規則,還有歷年的會議文獻以及各經濟體領導人的發言。“比如我看過奧巴馬的演講,(來瞭解)他們是怎麼進行交流溝通、從哪些方面對APEC事務進行辯論的。”
  在他看來,通過這些會議記錄甚至PPT,去瞭解某項國際事務上自己所代表的經濟體有過哪些突破、眼下的一些關鍵點,然後做好知識儲備,到比賽的時候就不會顯得慌張,也會更有底氣。
  不過,即便有APEC官網這樣豐富的資料來源,閱讀對於金洋來說仍然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如果你想要全面地瞭解某個問題,需要通過大量的文獻才能掌握,因為它有很多細分(的內容)。同時這些文獻又是全英文的,每篇的篇幅都很長,這就給我的閱讀造成了很大障礙,需要花掉很多時間。”金洋說。
  他舉例,今年的MODEL APEC有3個議題,他下載了一年來開過的所有關於這3個議題的會議總結文件,加起來大概20多個文件夾,每個文件夾里都有少則幾篇多則十幾篇的文獻。
  “中國部長”提案上交真高官
  祝名則比較幸運,他抽到的是作為今年APEC東道主的中國的部長,這意味著查資料等功課相對來說語言障礙要少一些。
  今年MODEL APEC峰會為期兩天,第一天為高官會,第二天為部長會。如何在MODEL APEC會場上扮演好“中國部長”的角色併發出自己的聲音,是對祝名的考驗。
  祝名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基於中國在2014年APEC中東道主的身份,他給自己定了這樣幾個原則:一是切實結合中國的相關政策去談;二是更多地去瞭解中國和周邊地區經濟體的關係;三是在比賽中儘量展現一個大經濟體風範。
  “畢竟(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還是東道主,既要展現出東道主的氣勢,也要展現出地區內經濟強國的氣勢。”祝名說,“我的提案也是基於這幾點。”
  這位年輕人主要提了兩個提案:一個關於海洋經濟,另一個關於亞太地區基礎設施建設。這兩個提案後來都進入了MODEL APEC最終形成的《MODEL APEC青年宣言》,並上交至中國APEC高官。
  在後一個提案中,祝名提出了推動現在正在討論的由中國領頭創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這個銀行的目的就是致力於發展整個亞太地區的基礎設施,由中國進行主導和註資,並吸引其他經濟體註資。一方面可以通過創立一個政策性銀行來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另一方面也可以加強中國在整個亞太經濟地位。”祝名說。
  除了主導發起提案,利用APEC合作機制尋求合作也是祝名在今年MODEL APEC上的一項重要工作。
  “當時,文萊(意為模擬APEC文萊部長的參會青年)尋求通過科學的方法提升自己綠色供應鏈的效率,而中國同樣也在尋求,所以我們就通過合作共同去尋求提升綠色供應鏈效率的方法。”祝名說。
  和祝名合作的“文萊部長”正是金洋。
  感受“微妙的國際關係”
  “文萊是一個小經濟體,所以當時我們也是有壓力的。因為一方面要發出自己的聲音,一方面也要基於自己的國情。”金洋說。
  他感到,在MODEL APEC中,所有人的發言權利基本上是平等的——只要願意說都會有機會,但不同的經濟體仍舊有自己的優勢或劣勢所在。
  2012年,金洋第一參加MODEL APEC代表的國家是俄羅斯,他舉例說,當時在“多方面供應鏈”這一議題中,由於俄羅斯有自己的衛星定位系統,新建了跨越整個西伯利亞的大鐵路,作為溝通亞洲和歐洲的極具競爭力的一環,俄羅斯在相關議題中可以保持強勢。
  而此次代表文萊,情況就發生了變化。
  有時候,這位“文萊部長”只能說,“文萊很有錢,石油很多”。但他還是努力爭取發言的機會:“我說我們可以對你們的一些很好的項目進行投資,但是在投資的基礎上我們希望能夠獲得更多的技術援助或者是其他方面的一些援助。”
  金洋說,這和真實的情況有所差別。根據他的前期調研,文萊在APEC會議上的發言次數很少。“在我們模擬會議中就可以突破這一點。”他表示。
  不過,和一些大的“經濟體”相比,金洋和自己的搭檔、北京大學大四學生許曉琛仍需要想更多辦法來爭取別的“經濟體”的支持。“因為我們經濟體比較小,可能說出來的話不會被很多人註意到。我覺得在真實的國際會議里也是這樣的,很少有人去聽弱勢經濟體的聲音,哪怕他們一直在堅持維護自己的利益。”她解釋說。
  在許曉琛看來,雖然APEC是一個經濟會議,卻不能忽視政治在其中的作用。“但又儘量不談政治,是一種很微妙的關係。”
  許曉琛告訴法治周末記者,在MODEL APEC中,一些“經濟體”會主動提出一些利益上的交換,不同的“經濟體”之間也會結成同盟。她可以明顯感覺到,場上的21個“經濟體”有時會分化成不同的陣營。
  “國際合作”這樣煉成
  想要和其他“經濟體”結成同盟,需要在私下進行充分溝通。但和真實APEC會議中相關經濟體會花很長時間進行會談及磋商不同,在MODEL APEC中,參賽選手並沒有那麼多時間來做這些工作。
  為瞭解決這一問題,金洋盡可能地抓住甚至創造和其他“經濟體”代表一起交流的機會。
  會前,“文萊部長”金洋首先引導大家建立了一個部長級會議的微信群,他希望能夠通過這個群進行前期的調研及討論,以大致瞭解各經濟體的利益傾向。然後他根據自己對於國際關係的瞭解,比如與哪些經濟體的訴求一致,在會前跟相關“經濟體”的代表進行交流。
  “第一天的高官會其實也總結出了很多議題的一些點,可供第二天的部長會進行討論。所以當天晚上我就重點找了幾個‘經濟體’的部長,就他們當天高官的發言進行交流。”金洋說,“我說我覺得你們高官在這方面和我們有一樣的想法,同時我們覺得有一些新的東西可以提出來,可以一起合作。結果就在當晚的交流中敲定了一些合作。”
  這些合作包括和美國之間的新能源方面的合作,和泰國之間的網絡安全方面的合作以及和中國進行的綠色供應鏈方面的合作。
  “我們和中國、美國這些‘經濟體’代表在綠色供應鏈方面有著共同的訴求。我就找他們一起聊,然後說我們在接下來的會議中可以形成一個聯盟,一起來強調這方面的重要性,並且提出我們相互促進的一些協議出來。”金洋回憶說。
  事實上,忙碌地尋求支持的不僅是代表小“經濟體”的這位“文萊部長”。“中國部長”祝名也早已發現,自己同樣需要獲得支持,而他在其中也發現了一些門道。
  “比如聯繫本身有很強紐帶關係的經濟體以及一些小經濟體。小經濟體受大經濟體影響比較大,如果有一個大經濟體願意進行合作還是很樂意的。”祝名說。
  被改變的青年
  參加MODEL APEC後,許曉琛感嘆,自己在思維方式上有所改變。
  “我是學經管出身的,以前看問題會從經濟的角度考慮,希望能夠用最少的資源達到效用最大化。但政治的思維模式是不一樣的,你拿出一個效用最大化的方案,但不一定是每個人都支持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利益取向。”許曉琛說。
  在許曉琛看來,國際關係是一門溝通的藝術,需要在不同的利益實體之間去尋找平衡。而自己也從中受到啟發,能夠註意到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實現有效的溝通。
  祝名同樣表示自己從MODEL APEC中受益匪淺。
  “以前沒想過去從一個經濟體的層面看國際問題。因為我是模擬部長,所以我必須以部長的眼光去看到底中國在國際舞臺上是一個怎樣的角色,而部長作為經濟體相關部門最高的行政長官應該以一個什麼角色或口吻推行我這個經濟體的政策。”祝名說,“這相當於把一個人的眼界提高到一個很高的高度。”
  金洋覺得,MODEL APEC讓自己在關註國際關係時有了代入感。“以前可能就是遠遠地看著,覺得國際事務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經過MODEL APEC之後,對整個國際大氛圍有了一個瞭解,就會覺得很多事情未必是我們無法參與的,我們也可以提出一些自己的見解。”
  而在對國際關係理解上,金洋也表示,以前自己覺得國與國之間的交流很單一,比如是單純的利益關係或者說單純的軍事關係。
  “參加過MODEL APEC或者模擬聯合國這種活動之後就會發現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非常複雜的,它涉及到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各個方面不同層級的合作,這種關係很微妙。可能從政治方面來說,這兩個經濟體是相互抵觸的,但是從其他的一些方面比如經濟來說他們又是相互促進的。”金洋說。
  祝名則直接用中日關係來舉例,表示自己重新認識了中日關係。
  “之前,我會認為中國跟日本之間有很強的對抗,但實際上查資料時就會發現,日本基本上是中國在亞太地區數一數二的貿易合作伙伴,而且是完全不能分割的伙伴關係。”他說。
  (法治周末實習生周碧瑩對此文亦有貢獻)
  青年聲音未來或直接“上會”

  ——對話MODEL APEC組委會副秘書長郭貝思
  法治周末記者 潘琦
  法治周末:MODEL APEC迄今為止已成功舉辦了5屆。在這個過程中,你最大的感觸是什麼?
  郭貝思:通過多年帶領中國青年代表出訪,我覺得過去的中國學生有兩個特點,一個要麼是內向、放不開;另一個要麼是驕傲,願意過於顯示展示自己。但幾年下來,我感覺中國學生在慢慢改變,這兩個特點都不太明顯了。現在,我們的學生更加合作、更加友好、更加有想法,而且非常活躍。
  法治周末:這一變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郭貝思:從2011年、2012年左右,而且這種變化越來越明顯。現在中國青年可以和外國青年打成一片,可以在各自討論的議題上提出獨到的看法。這在2010年之前我覺得多少有所欠缺,但現在覺得做得很不錯。
  法治周末:2011年、2012年也是越來越多的“90後”開始出現在大學校園的時候,也可以說當90後成為主體後,這種變化開始變得顯著。
  郭貝思:現在大家都在說“90後”有很多不能(被公眾)接受的地方,我倒不這麼覺得。我覺得“90後”思想很活躍、很深刻,而且更勇敢。現在的中國就是需要這樣的青年。
  2012年,在APEC一場關於跨境教育的分論壇上,時任澳大利亞總理的吉拉德談到了教育問題。一個中國學生就問吉拉德,現在澳大利亞非常鼓勵中國學生去澳洲讀書,但是(為什麼)又通過一系列政策限制留學生移民、打工?就是說,你讓我去讀書,卻又不讓我留下來——這個問題還挺犀利的。吉拉德後來回答說,這麼做是出於安全問題在內的一些考慮,我們以後會加強國際合作,消除壁壘。後來吉拉德又過來和他握手,表示贊揚。這個故事讓我覺得中國學生非常有想法,有點外國學生的感覺了。
  法治周末:MODEL APEC活動獲得了怎樣的評價?青年學生們又獲得了怎樣的評價?
  郭貝思:首先,在政府方面,幾乎所有國內負責APEC的部委和部門都對活動非常支持,並且給與很高的評價,贊揚我們是“一個純粹的,在APEC領域有著突出貢獻的青年外交項目”。其次,在高校和青年方面,認為我們為青年學生提供了一個能夠走出去的平臺,讓學生們能在短期內培養更多主動性,加強自己提升自我。現在我還很高興地看到,越來越多的私營單位對活動無償的支持,這點讓我覺得非常欣慰,(因為這表明)越來越多的人更加在乎青年的個人培養了。
  APEC秘書處執行主任艾倫•博拉德(Alan Bollard)在2013年巴釐島舉辦的APEC會議上對我說,MODEL APEC是一個真正在青年中普及APEC知識和影響的青年項目,是中國在APEC的青年發展領域的一個突出貢獻,希望我們能夠再接再厲。
  法治周末:目前MODEL APEC的發展如何?未來有怎樣的發展計劃?
  郭貝思:目前我們在全國設立了40個社團,8個高校基地。我們也在成立國際分支機構,即將在美國成立MODEL APEC分支,並和美國、澳大利亞等國的大學進行對接。
  我們有一個長遠的夢想,是能在APEC框架下建立一個APEC青年峰會,每年能夠就APEC的議題,21個經濟體的青年代表形成青年群體的集體政策建議,並且直接上交至領導人會議。我相信,當青年能參與政策制定,整個世界會變得更加美好。不過這隻是一個奮鬥的方向,我們正在努力著,也希望能夠用自己的力量推動這個想法。就像馬雲說的,夢想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原標題:“另一個APEC”上的中國青年)
創作者介紹

整合負債

xf82xfov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